25
15268
阅读

别了,1204 :中国南方最后一趟图定的长途绿皮车

2016-01-21    发布者:感光度发布    图集模式



别了,1204


2016年1月9日,

这一天,

深圳西站将开出最后一趟前往信阳的1204次列车。

这趟横跨三个铁路局、

行经四个省份、

距离1532公里的绿皮火车,

也是中国南方最后一趟图定的长途绿皮车。

取而代之的是,

采用新型空调车厢的K 824次,

始发站也将改为深圳东站。



在火车迷眼中,每次的铁路调图都意味着有“巨星的陨落”。9日一大早,广东各地的火车迷开始向深圳西站聚拢。深圳的资深火车迷汪志也赶到了深圳西站,这已经是他第四次搭乘1204次列车了。往日闲时,他都会买一张深圳西前往惠州的硬座车票,享受特有的绿皮车之旅。因为1204次行经平南铁路,他可以打开窗户欣赏沿途的深圳美景。拐上广深线后,可以随意打开的窗户为他拍摄火车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广深线上很多漂亮的角度,但铁路旁的护网影响拍摄,坐1204次就可以满足了,有时候还能拍到与和谐号列车并行的镜头,一新一老,两代火车同堂。”



1月9日,深圳西站,最后一趟1204次列车开始上客,乘客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及小板凳。

1月9日,两名从东莞东站上车的工友专心地聊着天。这节绿皮车使用的是上开窗式窗户,冬天运行时通风降温,寒风也不会直吹乘客。

1月9日,1204次停靠惠州站,一群广东的火车迷在此下车,与绿皮车合影告别。

1月9日,深圳西站,最后一趟1204次绿皮车,一位孩子透过打开的窗户,与车内的奶奶告别。

1月9日,深圳西站,最后一趟1204次绿皮车,一位乘客站在窗边,与车内的提前回老家的孩子告别。



9日13点05分,火车驶出深圳西站。在13号硬卧车厢的一个小隔间里,在深圳南山区从事建筑防水工作的高先生正和车上的乘客讨论这趟列车的升级换代。他每次回浠水的老家都是选择1204次,虽然月入过万元,但他还是愿意选择这趟实惠列车。列车长吴洋介绍道,这趟车上的熟客非常多。其中有一位家在河南的乘客,几乎每个周五下午都能见到他的身影,时间久了他和整个车队都成为了好朋友。


1204次列车的前身由南昌铁路局开行的深圳西至潢川列车,2007年12月,改由武汉铁路局开行,并延长到信阳。列车所经的大别山山区,是我国主要的劳务工输出地,因此可以说这是一趟专为劳务工开行的绿皮火车。自开行以来,1204次列车的低票价一直都是来深务工者的首选,1532公里、22小时的路程,硬座仅需105.5元。另外,列车的时刻也深受大家欢迎,下午1点从深圳上车,抵达湖北、河南的时间都是早晨,省去了半夜中转的不便。



1月9日,1204次停靠东莞东车站,不少返乡的乘客提着巨大的行李箱上车。

1月9日,刚开车不久,一位乘客就直接躺在凳子底下熟睡。

1月9日,过去乘火车是与邻座聊天,如今科技发达了,两名乘客自带支架看着电视剧。



因为列车要行驶在平南铁路上,因此它也是目前少有的使用内燃机车牵引的长途列车。牵引的车头被火车迷亲切地称为“狮子”,因为力大无穷,响声震天。晚上隔着窗户也能听到车头里280缸径柴油机的轰鸣,时而轻快,时而低沉,进入隧道,声音还被放大数十倍,车厢也立马变成一个环绕立体声音箱。



1月10日凌晨四点,硬座车厢里一位母亲抱着孩子熟睡。

1月10日凌晨四点,寒风从窗缝中涌入,两名无座乘客蜷缩在洗手台的位置睡觉。



午夜12点,1204次开出吉安站,下一次停站将在凌晨5点左右。临近春运,硬座车厢里挤满了提前返乡的乘客。在6号车厢,张女士在厕所门旁的过道处找到了落脚之地,她正在努力对抗着睡意。张女士在深圳的幼儿园工作,家里有事就提前回家了,原本买的是10日的1204次,但买票时被告知10日已经没有这个车了,于是她选择了9日末班的1204次,“即使无座也不怕了,因为便宜,站一晚就到家了”。深圳有多趟行经京九线的列车,同时还有只需6个小时的高铁,但还是有不少市民偏爱1204次。


在软卧车厢里,还有一位特意从北京坐飞机来送别的超级火车迷孟哥。作为一名火车票资深收集者,他手上已经收集了3000张中国各地的火车票,1204次作为最后一趟横跨三个铁路局的绿皮车,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开车前他还特意到深圳西站的售票处一口气买了八张深圳西至东莞东短途票,打算回去送给不能前来的朋友当做纪念。



1月9日,列车从东莞东站开出后开始超员,售货小车必须从乘客的缝隙中穿过。春运时,从车头走到车尾需要花上几个小时。

1月9日,一对情侣相拥而睡。

1月9日,在南山从事建筑行业的高先生,正与下铺的朋友谈论1204次升级空调车的事情。

1月9日,一位三个月大的小乘客,坐上了最后一趟绿皮车。

1月9日,17号硬卧车厢,2002年就坐这趟绿皮车来深圳的李先生,目前在龙华富士康工作,他闭着眼睛想事情,说这次回蕲春老家准备办理离婚。


1月9日,列车即将抵达龙川站,一名孩子好奇地看着窗外的景物。



除了火车迷,对绿皮车厢不舍的还有与它朝夕相对的列车员们。


1月9日中午,在车上吃完午饭的列车员们拿着一条写着“1204次告别深圳西站。我爱你!再见!”的横幅,在站台上做最后的留影。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2007年12月列车开行时就在这趟车上工作。


吴洋,是这趟末班1204次的列车长,自列车开通他就在车上工作。这些年来他看到了1204次多种变化,从2008、2009年客流的凶猛,到现在客流的逐年下降,他感叹到现在旅客对出行的要求是越来越高。“大家条件好了,愿意选择速度更快的高铁或飞机”。吴洋想起这些年的跑车故事,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闺女出生后他都没能在家里过上一次农历新年。这些年来他遇到了冰灾、水灾,本可回家过年的他都被滞留在了路上。但欣慰的是,这次他们班组能送别这一趟绿皮车厢。



1月9日。深圳西站站台,最后一趟1204次列车在迎接旅客之前,全体乘务员在站台上合影留念。



无论对乘务员还是乘客来说,绿皮车厢都有很多故事讲。盛夏时节,1204次运行在炎热的广东,只要火车一停下来,车内的温度就会高达四五十摄氏度,无论车顶的吊扇怎样努力地转着,温度也不见一丝下降。升级后的新型空调车厢,其运行一切都与电打交道,而现在他们的老绿皮车还用着煤,因此每位乘务员都必须接受新的培训。除此之外,新车厢还使用了真空集便系统,洗手间污物不再直接排出车厢,乘务员们还要向乘客宣讲新厕所不能扔进任何杂物。对于整个班组来说,新车厢就是新的开始。



1月9日。一位无座的乘客在车门前伸展着全身,看着窗外的风景。

陈先生和妻子窝在车门处聊天,2003年他们来到深圳,随后在龙岗的工厂里认识。现在从工厂辞工后回蕲春老家过年,每次回家都会选择1204次,主要是价格便宜和时间方便。

1月9日。1204次列车,餐车的师傅正在准备晚餐。绿皮餐车所有设备都以煤作为燃料,师傅除了要炒菜,还要顾着灶里的火势。但师傅直言,煤炉烧出来的菜绝对比未来电炉烧出来的要可口。



1月10日11点15分,1204次准时停在了信阳站。乘客匆匆地奔向自己下一个目的地。此时列车员正忙着收拾自己所在车厢的各种物品,卧具、窗帘、垃圾箱等,这些东西将搬到新的空调车厢上继续使用。


宋喜荣已经干了20年茶炉工———这一绿皮车特有的工种,也熄灭了煤炉里的火苗,排空了炉里的热水。最后他把烧火的工具、送开水的小推车放在了餐车的一角。它们将和这列绿皮车厢一同封存。



1月10日,最后一趟1204次列车抵达信阳站。回乡的乘客提着行李出站。

1月10日,最后一趟1204次列车抵达信阳站。旅客下车后,乘务员开始拆下绿皮车上的日常用品。

1月10日中午十二点半,1204次列车即将抵达终点站,茶炉工宋喜荣正准备熄灭煤炉里的火。


深圳西站进站口,随着1204次列车的停运,车次牌子也将收入仓库。


1201/2/3/4次停运后,仍有最后一趟跨两局的长途绿皮车:2167/8次,沈阳-牡丹江



  ◆    


摄影:南都记者 赵炎雄

采写:南都记者 赵炎雄 刘凡

编辑:慕蓉


25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感光度立场。
还可以输入14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