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9954
阅读

我们相识、相知、相爱,从此有了自己的家

2016-02-15    发布者:Kathyyang    图集模式
这对新人的身份有些特殊——他们还在上小学时,都被确诊感染了HIV(艾滋病)。


2月2日,腊月廿四,豫南的一个小村庄里,一对从小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情侣在这一天成亲。 


这场平常的婚礼,新人的身份有那么一点点特殊——十几年前,还在上小学的时候,他们都被确诊感染了HIV(艾滋病)。不过,幸运的是,由于按时服用药物,对病情控制得当,两人在十几年间都没有过太严重的发病史。  也是由于这种特殊的身份,面对外界的窥探时,他们并不是每一次都会坦然接受。两人的朋友们也并非全都了解他们的这个“秘密”。  


将近一年之前,两人在郑州通过朋友介绍而结识。新娘小萌(化名)说,第一次见面后,她对新郎陈希(化名)还有点不满意,因为那时“他脸上满是痘痘,有点影响颜值”。  不过,接触了一段时间后,小萌发现,陈希对自己很体贴、关心,一些细小的地方也能让她感受到温暖。当然,陈希有时还是会因为认死理,一点小事就和小萌发生争执。在半年前,磕磕绊绊一路走来的两人正式订了婚,并确定了将在今年春节之前完婚。  


目前,陈希正在县城经营着一家宾馆。他说自己并未因为是艾滋病人而在生活上遇到太多的困难,他也希望,自己和小萌的的婚后生活能像之前一样,平静而安稳。


开始化妆之前,小萌和陈希在婚纱店的二楼大厅等待。


婚纱店内放置的婚纱。


婚礼前一天,新娘要来到县城的婚纱店化妆。今年这里的许多情侣都选择在腊月廿四结婚,这让县城里最好的这家婚纱店,从腊月廿三一早就开始忙碌。  据说,腊月廿三在这里化妆的新娘,时间从早晨一直排到了后半夜三点。傍晚6时,小萌和陈希来到婚纱店。  


陈希说,由于这一天结婚的人太多,适合冬天穿的婚纱很早就被预订一空。小萌只能选一套夏天的婚纱,在室外时再加上一件披肩御寒。


开始化妆之前,小萌和陈希在婚纱店的二楼大厅等待,他们抽中的是这个时间段的第4号。距离婚礼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小两口还在商量着第二天婚礼上的一些事情。



伴郎这时还没到,但陈希有事找他商量。一边等,他一边在楼梯上焦急地打着电话催促。



化妆师开始给小萌设计造型。从发型开始,小萌的妆容慢慢地变得焕然一新。  


化妆结束后,陈希要把小萌送回娘家,而后回到新房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小萌则要带着设计好的妆容,度过婚礼前的一个不眠之夜。


早晨6:05,天还没亮,乡亲们都来到村里的文化大院准备这场婚礼。两对新人和各自的亲人们,则在家里忙碌着,迎接那个时刻的到来。



天还没亮,乡亲们都来到村里的文化大院准备这场婚礼。



按照婚礼的惯例,他不能跟着迎亲队伍一起去新娘的家里,只能在新房中等着新娘的到来。


迎亲的队伍出发之前,陈希在新房的门外望着即将踏上迎亲之路的车队。按照风俗,他不能跟着迎亲队伍一起去新娘的家里,只能在新房中等着新娘的到来。


迎亲队伍出发,陈希来到新房楼下,祭拜父亲。


两年前,陈希的父亲因罹患艾滋病去世。迎亲队伍出发,陈希来到新房楼下,祭拜父亲。今天的婚礼,在他看来也是对父亲的告慰。



迎亲队伍抬着花轿,前往小萌的家。


迎亲队伍抬着花轿,前往小萌的家。这种简易的花轿,在如今的婚礼不太常见了。本来婚礼的安排是直接用车接上小萌。但小萌觉得,“人生中结婚也就这一次,还是让我坐一次花轿吧。”


迎亲队伍到达小萌的家里,在亲友的帮助之下,她开始换上婚纱。此时,在另一间房里,看着小萌从小长大的奶奶,流下了不舍的眼泪。而门外,花轿正静静地等待着它的主人。  



看着小萌从小长大的奶奶,流下了不舍的眼泪。


按照当地的风俗,弟弟背着小萌,在亲人们的注视下,将她送上将要返回夫家的花轿。


新娘的衣服已经换好,除了白色的披肩,小萌还披上了一层红色的披肩作装饰。按照当地的风俗,弟弟背着小萌,在亲人们的注视下,将她送上将要返回夫家的花轿。



小萌乘坐的花轿。


花轿一早从陈希家出发时,为了节省时间,抬出村口就被装进卡车的车斗中。但是,接到新娘返回村里的过程中,需要轿夫们全程抬着花轿走。坐在花轿中的小萌,满足了自己这样一个作为新娘的愿望。


陈希家新房前的小院里,为婚礼搭成的一个小台子已经准备好了。


陈希家新房前的小院里,为婚礼搭成的一个小台子已经准备好了。


陈希家新房前的小院里,为婚礼搭成的一个小台子已经准备好了。人们用喜烟和喜酒来迎接迎亲队伍的归来。


婚礼上,小萌和陈希为对方戴上了结婚戒指。中间发生一个小花絮,陈希的戒指太紧,小萌为他戴上戒指的过程变得十分困难,两个人就这样一直俯着身子,过了半分钟才“搞定”。


夫妻俩相互为对方戴上婚戒。


戴上戒指、向双方亲人们行礼之后,两人在婚礼的最后环节中,一同点燃了香槟塔周围的蜡烛。



在婚礼司仪和现场人们的欢呼声中,小萌和陈希深情一吻。


婚礼和喜宴全部结束,已经是下午两点之后。陈希在门外送走最后离开的亲友,小萌则站在新房的客厅里,目送客人离开。



小萌站在新房的客厅里,目送客人离开。


小萌说,自己已经有了身孕。而在此之前,本来她有机会更早成为母亲。可那时她却因自己与陈希都是艾滋病感染者,出于对孩子染病的担心,最终选择了人工流产。实际上,随着母婴阻断技术的成熟,通过药物的服用,艾滋病人的结婚和生育已经可以正常进行。 她告诉记者,家人其实都反对自己之前一次流产的决定。所以,自己这次一定会把孩子生下来,并希望他能够健健康康,平安地长大。  




摄影/采写:南都实习记者 刘旭


编辑:慕蓉



“感光度”是南方都市报视觉新闻中心公号,关注一切和摄影、视觉文化有关的话题。转载需后台私信联系获得许可,不告而取一律举报!


按住二维码2秒 - 识别二维码 - 加关注



15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感光度立场。
还可以输入14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