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9200
阅读

她有一个塑胶老公+人偶女儿,这就是你们要的完满人生?

2016-03-10    发布者:Kathyyang   
与女性相关的议题哪里是特定节日重出江湖,它们一直都在!


在各商家大张旗鼓地庆祝“3.7女生节”前,很多人都在质疑:为什么好端端的“3.8妇女节”不过了?妇女节含义中的自由、平等什么时候变成了“买买买的理由”?而仔细想想,商家再怎么强调“女生”、“女性”,真正意义上的女性问题还是多到无处安放,剩女、悦己者容、女汉子天理不容……这哪里是你卖几个商品,拉几条横幅就解决的了的呢。关于身体、女性的性别认同与大众审美成见等问题,摄影师们Suzanne Heintz用照相机提供了绝佳的视觉范本。



什么样的压力

会让一个女青年

拖着两个人形模特

到处去摆拍“幸福家庭照”



美国女摄影师Suzanne Heintz的这个创作项目,起源于自己大龄未婚这一现实“困境”。别以为对着“剩女”喋喋不休是中国国情,在以自由包容为卖点的美国,这样的压力也存在。母亲总是苦口婆心地教导她:世上没什么完美男人,要是你想安定下来,总得凑合着挑一个。“挑一个?我总不能去便利店打包一个家庭回来吧?”

也不是没可能,她真的去买了一个“家庭”——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女孩的塑胶模特,并且开始了一场长期的创作,以自己的家为背景,与塑胶模特扮演的丈夫与女儿,拍下一系列模拟田园牧歌式的家庭生活场景的照片。不止于此,她还把这种角色扮演的拍摄搬到了公共场合。对于围观者来说,看着这位女青年摆弄人偶拍照是如此滑稽可笑,以至于他们很快便消除了戒备之心。这种幽默与震动并存的手法让Suzanne所传递的观念变得更具冲击力与传播效应,她希望能够撬动人们僵化的思维,去重新思考那些他们所认为天经地义的生活教条。





Suzanne生于纽约一个摩门教家庭,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异,但她声明自己并不反对婚姻,只是反对“不结婚没有孩子的人生便有大缺陷”的成见。相比家庭,或许纽约这座城市对她的影响更大,曼哈顿街头漫游着焦虑、自负、野性等诸多特质,凝聚着一种“不合作”的气场。

Suzanne给这组作品所起的标题“Life Once Removed”似乎很难直接翻译,在美国,once removed意为“隔代”,她意指当下人们对生活和婚姻的观念远远落后于时代,是从上上代人沿袭而来的。采访中当她听说在中国流行“剩女”这一说法时表示震惊,如果说“老处女”的标签已是刻薄,“剩女”则近乎恶毒,把人形容得如同弃置于冰箱角落的变质食物。她反问,中国人对大龄未婚男青年又是冠以什么标签呢?

对女性而言这是个怪异的时代,一方面女性有了更多的机遇和选择的自由,但另一方面社会成见对女性的角色设置依然根深蒂固。人们不再用“完美(Per-fect)”去形容自己所追求的状态,而是用“完满(fulfilled)”。问题在于,通往完满之路并非一条单向路径,而是教育、职业、家庭、才艺、教养的混合。如果其中某一项被遗漏了,旁人便会觉得你的生活出了问题。


完美是一种幻觉,完美一词潜藏着一种社会审判。家庭本应该是建立在“反幻觉”的基础之上的,建立在女人首先作为一个人的真实感受之上,尤其是在当今瞬息万变的全球化时代,要求每个人按照既定路径生活本就是不合时宜的古板观念。





在有些照片中,Suzanne故意对着镜头夸张地咧嘴大笑,她说这是一种对虚假幸福感的最大化呈现,讽刺那种竭力粉饰自己的生活使其符合别人眼中完美标准的做法。这组作品看似仅仅是一种戏谑的反讽,却已公开地戳穿了一种关于生活的“政治正确”。没有谁的生活完完全全走在那条它“本来应该”走的轨道上,即使有谁真的奇迹般地做到了,他也会最终发现,现实与他原本设想的大有不同。这并不仅仅是关于摄影师自身面临的外部压力,也不仅仅是关于婚姻或者女性地位,某种程度上是关于每个人的生活,那些没有按照它“本来应该”的样子去呈现的生活。






目前,她还在着手制作一部名为《过家家》(Playing House)的电影,电影起源于她第一次带着人偶前往巴黎拍摄的经历,其中一个章节是她和人偶“丈夫”的婚礼,还有另一个章节,会请一个真正的小女孩在学校情境中演绎她的“女儿”,通过对孩子们的采访去探究父母的期望与社会成见对孩子造成的影响。从摄影转到电影,对她而言却是无缝对接,因为除了摄影师,她的另一个职业角色是电视台的艺术指导。


总而言之,Suzanne的目的并不仅仅在于用一种机智反讽去击退七大姑八大姨的围剿,而是希望告诉每个看这组作品的人——不仅仅是大龄未婚女青年——幸福生活并不能依据一份千篇一律的说明书按部就班地组装而成。走自己的路,不必理会那些关于美满生活的滥调陈词。



很多网友在看了这组作品后

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贤妻良母的时代被划出了一道道口,女性逐渐开始思考自主权的问题。看上去最容易获得的身体自主权,其实自怀孕那一刻开始,就部分丧失。胎盘逐渐长进子宫内膜,并穿过动脉壁与母体血管连接起来,直接把血液输送给到饥肠辘辘的胎儿,胎盘还能制造激素,利用激素操纵母体。父亲的基因参与其中,争取自己基因在母体内得到传承。怀孕的过程,就像一场胎儿、父亲、母亲三方参与,发生在子宫内的利益争夺战。对经济自主权的争取,要直面男权社会制定的职场规则,对思想自主权的争夺,要冒着被道德审判的风险。或许,男女的完全自主权都是个伪命题,但社会的双重标准,对男女权利的定义显得失衡。有他高呼“东莞挺住”的自由,却没有她宣扬“不结婚”的自由。

一个看似完整的家没有灵魂,女主人摆玩着丈夫和孩子,去草坪,雪山,巴黎,摆弄出每时每地都幸福的模样,这就是世俗眼中的幸福?一个人的独角戏是满足了自我需要还是堵住他人的肆意评判?女性因为恐惧外界对所谓的大龄剩女的围剿,最终失去了自我对话的能力,将何其可悲。叹息的同时提醒自己,你选择了怎样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也就选择了你,愿我自己永不丢掉鲜活的和坚韧的生命力。

半只腿跨入三十,单身到现在。身边的人上至80岁下至18岁的亲朋都在关心我的终身大事,所有人都说,你可以考虑一下。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考虑,爱情这东西,遇上了就遇上了,没遇上我又能怎样。所有人都说,你要找个好的,你能找个好的,我也还真不知道怎样的才叫好。谈论“好坏”标准的时候,大家谈论的往往不仅是感情。

到了国外才发现这里的女性活得轻松很多,青年的时候尽情享受恋爱的快乐,到某一天真的遇上了那个人,自然而然就结婚了。当然也不见得一定是happyending,但是即便以后感情不好,离婚了,也大多不会就此崩溃,继续寻找下一个。她们更注重的是自我,想要什么就会去做。而我们受到社会、家庭的束缚太多,人人都好像拼了命一样地在人生的list上划下checkm ark,很少有机会问自己“我开心吗?”“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那么,你的想法是?



撰文:郑梓煜

编辑:慕蓉 郑梓煜



6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感光度立场。
还可以输入14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