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15952
阅读

122公斤重的胖女孩自拍十年,照片是这样的

2016-03-15    发布者:Kathyyang   
接受一个不完美的自己,在视觉上,比在心理上更加困难。


在以瘦为美的大众审美中

肥胖是女性公敌

那些泛滥于社交网络的女性自拍照中

几乎所有瑕疵都被刻意地修饰与遮蔽

而这位女孩

曾经拥有122公斤体重的她

却对自己进行了一场长达十年的自拍

当牛津词典把selfie(自拍)这个源自社交网络的自造词列为2013年度热词,你可以想见自拍这事情有多红。不管是Facebook、Twitter还是微博、朋友圈,自拍都是当仁不让的刷屏神器,但如此庞大的“创作群体”所贡献的自拍照,在风格上却呈现着极度单一的趋同现象,其中尤以女性自拍为甚:大眼睛、锥子脸、塑料皮、卖萌嘴、剪刀手,外加各种滤镜特效,selfie是此时此地的自我见证,但它的潜在立场却是修饰与遮蔽,在移动终端创造的虚拟社交场域,自拍象征着一种对自我形象的掌控与美化,针对的是无处不在的形象竞赛,换言之,你几乎很难看到真正“直面自我”的自拍照,从来只见“事业线”,几时见过“水桶腰”。那些被世俗审美认为是缺陷的一面都会被弱化、遮挡、掩盖。接受一个不完美的自己,在视觉上,比在心理上更加困难。


女摄影Jen Davis这组持续十年之久的自拍照,从一开始便有别于作为流行与炫耀的自拍照,因为她122公斤的肥胖躯体,在以瘦为美的世界里,肥胖是女性公敌。Jen说:“从小到大,我从来不敢在镜子里直视自己的身体,我只看自己感觉好的那部分”,十几岁的时候她已经习惯了通过镜头观看世界,自己却一直隐匿于镜头背后,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她的照片中总是弥漫一种孤独、隔绝的不安全感,如她自己所言,这些照片是“没有自己在其中的自拍照”(self-portraits without me in them )。超重而臃肿的身体,成为阻止她观看自身的沉重屏障,直至23岁那年,她终于厌倦了这种沉溺与逃避,抱着“了解别人如何看自己”的想法,开始将镜头对准自己的身体,并最终变成一项长达十年的摄影创作。

这个项目的起点,是一张名为Pressure Pointd 自拍照,Jen与她穿比基尼的朋友在海滩上,身体的差异被直白的对比袒露无遗。在照片中直视自己的身体,与在公共场合公开展示这些照片,对Jen而言是双重考验。她回忆起第一次在公共暗房放大照片时的那种“羞耻感”,她意识到只有将自己与照片中的对象相剥离,她才有可能继续拍下去。



很多画面都具有很强的戏剧性、叙事性,像从电影中截取下来的某个特定瞬间,呈现的是她在特定空间、场景中的情绪。尽管画面出自精心演绎,但灵感却来自日常生活的点滴刺激。随着项目的进行,Jen一次次地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碍,越来越勇于面对身体那些“刺眼”的部位,挑战内心的懦弱退缩,她甚至开始在作品中想象自己与异性交往的场景,虽然现实生活中34岁的她还未曾有过男朋友。与在照相机前的状态不同,在现实生活中,她依旧敏感如昔,就算是搭乘火车或者去餐厅吃饭,她还是会感觉陌生人异样的目光而浑身不自在。






在这个项目中,Jen既是拍摄者,也是拍摄对象,同时还是一个旁观者,摄影作为一种媒介,很好地融合了这三重身份。在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Jen说她心中并没有预设的观众,除了自己。甚至在别人帮她扫描底片的时候,她都感到难为情。


而由于空间与题材的私密性,这组照片天然地带有某种窥视感,不仅仅是对一般观者而言,对Jen自身而言又何尝不是?照片一点点祛除她内心对自己身体的抗拒,就像忐忑不安的窥视者经历着内心的挣扎而最后屈服于好奇。






在这个项目进行的十年中,Jen的体重一如既往。当回头看自己拍下的所有照片,她意识到为了健康她必须控制体重,于是她开始锻炼、控制饮食。2011年8月一个硅胶环被植入她的胃周围以限制她的食欲,10个月后她成功减掉了近43公斤。随着体重的下降,她自拍的欲望却陡然下降,站在镜头前面突然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她终于找到了新的自拍理由:记录自己的新生活。慢慢的,她的照片中不再充满一开始的那种孤独、悲伤的情绪,她从照片中明显地感知到自己作为女性的性别认同,感知到了自信。


在旁观者看来,Jen的故事具有多重解读的可能。一方面,十年如一日用摄影展示自己肥胖的身体,像是一场对大众审美的持久挑战;另一方面,也可被视为以决绝的方式逼迫自己成功减肥的励志故事。对于Jen自身而言或许意义更为微妙复杂,但无论如何,这组作品都是用摄影探索身体、女性的性别认同与大众审美成见的绝佳范本。



撰文:郑梓煜

编辑:慕蓉 郑梓煜

52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感光度立场。
还可以输入14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