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13103
阅读

一个人的“动物园”

2016-04-18    发布者:Kathyyang    图集模式
电影《疯狂动物城》热映,引爆了城中人们狂热的娱乐消费话题。鲜有人知道,在广州的市郊,就有这么一处人与动物和谐共存的小小“动物城”。

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林兆铭与这些动物打交道,广州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习惯把这里称为“一个人的动物园”。


电影《疯狂动物城》热映,引爆了城中人们狂热的娱乐消费话题:孩子们看到动物世界惩恶扬善的童话故事,成人们看到投射社会现实的隐喻。每天发生动物失踪案件多到无法完成案件真相调查,有疯狂的走私、买卖、杀害,也有放生、遗弃、逃亡、拯救。鲜有人知道,在广州的市郊,就有这么一处人与动物和谐共存的小小“动物城”,遗世独立般静静地立于风暴之外,成为死里逃生的小动物们得到喘息、平静安定的庇护所。


与他朝夕相处的邻居们都很特别:一只梅花鹿、一只貉、两只蜂猴、四只猕猴,还有两只秃鹫、十几只鹦鹉和上百只龟;在他独居的小木屋里,还养着五条巨蟒和六只鬣蜥。

4月1日,林兆铭在笼舍里喂鹦鹉。


4月1日,救护中心接收了一只鳄鱼龟,林兆铭特地挖出另一只在冬眠中的龟来和它作伴。


4月7日,林兆铭为救护中心湖里的黑天鹅喂食。


这里是位于帽峰山山麓附近的广州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39岁的林兆铭在这工作已有五年,负责野生动物的接收、治疗和饲养工作。除他外有四位分别负责保安、基建和后勤的同事,及一位在他休假时帮忙喂养动物的阿姨。为照看动物,林兆铭选择住在园区最里处山脚下的小木屋而非园区宿舍,“这样可以离笼舍近一点。”笼舍里大多为非法经营或养殖经森林公安查获的保护动物,也有闯入市民家里的“不速之客”或弃养的宠物。多数时间与这些动物打交道只有林兆铭一个人,广州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习惯把这里称为“一个人的动物园”。


救护中心三面环山,中间是人工湖,笼舍依湖面错落而建。


4月6日,救护中心的动物治疗室里,林兆铭用碘酒涂擦凤头鹰头部的伤口为其消毒。林兆铭常有外出接收保护动物的任务,不时还要为受伤的动物做手术。


4月7日,林兆铭在清扫两只秃鹫的笼舍。林兆铭每天依次把动物喂养笼 舍 打 扫 一遍。


4月6日下午,林兆铭发现松鼠笼舍有两只松鼠趁机溜达隔壁笼子后,用扫帚和捕网配合追赶捕抓。再三努力尝试后,才把反应与动作灵敏的小松鼠成功抓回笼舍里。


上月底,救护中心在短短一周里救助了5只小猫头鹰。“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查获一个非法鹭鸟养殖场,装车一整天都装不完,因为广东人爱吃野味。”林兆铭说,除了鸟类,保护中心里数量较多的还有龟类。“鸟能放生,而龟全是外来物种,只能养在这里。”近来龟类市场价格的走高,加剧了各种外来龟的非法交易。据广州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的徐伟强介绍,广州每年执法查处、接收野生动物的任务重,2006年起建设市一级的野生动物救护中,用于存放救护查获或接收的野生动物。在满足基本接收救助功能后,未来将向科普基地的方向发展。



 4月1日下午,一只一岁多的凤头鹰飞进海珠区南洲北路的一间小食店里,林兆铭迅速赶到现场将其捕获。


原本存放蛇和鬣蜥的笼舍房顶漏水一直没修好,林兆铭把它们挪到居住的小木屋隔壁,他说晚上总要有人看着动物。



房间里没电视和网络,山里手机信号也不好,夜里不时传来笼舍里鹦鹉和猕猴的叫声。


兆铭

林兆铭18岁出来打工,相继在几个城市从事动物保护相关的工作,与这行结缘是因他打小喜欢在老家的山林里掏鸟窝。长期以来孤身一人值守救护中心,他心里时常牵挂着定居顺德的妻女。女儿到了要上小学的年纪,林兆铭为此去年年底在顺德买了房,每月支出甚多,经济压力很大,睡眠质量开始变差。偶尔会在喂养动物的间隙陷入沉思,“搞这一行,招人挺难,我要是离开,动物怎么办?”



策划:潘劲松  

执行 统筹:陈军 谭伟山 陈伟斌 

摄影/撰文:南都记者 谭庆驹

编辑:高永佳

57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感光度立场。
还可以输入14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