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6544
阅读

人生拼图下的小确幸

2016-05-23    发布者:Kathyyang   
每一瞬流淌在生活间稍纵即逝的美好,都是来自内心的宽容与满足,是对人生的感恩和珍惜,哪怕曾经周遭的生活一度崩溃。

妻子一直是高翔的忠实粉丝,在一旁默默地聆听。


每一瞬流淌在生活间稍纵即逝的美好

都是来自内心的宽容与满足

是对人生的感恩和珍惜

哪怕曾经周遭的生活一度崩溃

举手投足间的小确幸都有可能为人生带来喜悦和转变

毁容青年高翔在努力拼凑着自己人生每一片板块

爱情、婚姻、行善和歌唱


2016年4月28日,车陂地铁站附近,行人熙熙攘攘。

“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高翔双手捧着麦克风唱着B e-yond的歌。路人偶尔会往这匆匆一瞥———他没有手掌,五官模糊难以辨认。歌声飘荡在春末的南方,糅合着黏糊的空气及纷杂的车声,一把25岁青年的嗓音,饱含着超出其年龄的沧桑感,显得有些厚重。

车陂地铁站附近,高翔唱着Beyond的歌曲《海阔天空》。


高翔拉着拖车和音箱,准备出门去唱歌。


车陂地铁站外,高翔摆置音箱和麦架,准备街唱。


高翔在歌唱的时候,妻子会贴心地为他翻歌谱。


高翔街唱完临走前,一位路人上前跟他加微信。


1995年元旦,这一天高翔刻骨铭心。当天格外寒冷,家住河源市东源县骆湖镇的四岁男孩高翔与堂弟来到母亲就职的学校,俩人在柴房里用火柴点燃稻草取暖。不料,身后的稻草堆突然窜起了火苗,随着火势变大,年幼的兄弟俩在慌乱中失去了意识。所幸的是,正在上课的师生们看到烟雾及时将昏迷的两兄弟救出,挽回了生命。高翔解开纱布的那一刻,住院一年多的他已意识到自己永远失去了手掌,也看不清镜子里自己的脸。

从黄埔区城中村的家里搭乘公交再转乘地铁到车陂,一趟车程高翔大约花去五十分钟。在地铁的车厢里,有的人会投来异样的眼光、有的会挪步站远点;这些,如今高翔都已习惯。


黄浦区城中村,高翔提着煤气瓶上楼,准备做饭。


高翔在家里做饭。


高翔在出租屋内吃饭。


以前的他,并不这么坦然。

念中专以前的高翔因外貌饱受欺负,常受到言语攻击甚至被同学殴打。他一度变得叛逆。到了上中专的年纪,高翔尝试报了市区许多中职技校,都被各种理由拒绝入学。几番辗转,高翔的舅舅在县城为他找了间职业学院才得以继续学业。那时起,高翔开始重新认识自己。

在学校里,第一个愿意主动靠近高翔的女生叫思思。在高翔眼里她“天真、善良”。但来自思思家人的极力反对促使她渐渐疏远高翔,毕业后只身来到广州打工。高翔没有放弃,毕业后也来到了广州,偶尔街唱维持生活。两个人有过分分合合,最终思思成为了高翔的妻子。


高翔去海珠广场一家乐器店修吉他。


高翔去海珠广场一家乐器店修吉他。 


逢周五的晚上,高翔会和志愿者们出现在一德路附近为露宿者派饭。帮助他人让高翔感到快乐,他也希望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去鼓励他人。生活对于高翔来说,给予思思安全感、在思思眼中找到真实的自己,就已足够。

高翔时常参加志愿者活动,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去鼓励他人。


在一德路,高翔和志愿者们一起为露宿者派饭,和他们聊聊天。


劳伦斯·彼得曾这样说:每当两人相遇时,实际上有六个人存在。那就是各自眼中的自己,各自在对方眼中的自己和各自真实的自我。对于高翔来说,在思思眼中他看到了真实的自己,这已足够。



策划:潘劲松 统筹:陈军 谭伟山 陈伟斌 

摄影/采写:南都记者 林宏贤


16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感光度立场。
还可以输入14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