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2826
阅读

造物|放弃了高薪的设计师职位,她选择慢生活的都市耕衣

2016-07-06    发布者:感光度段奇   


8210ba5de1d9c1df.jpg
             

宋子在《天空开物》中写道:“霄汉之间云霞异色,阎浮之内花叶殊形。天垂象而圣人则之,以五彩彰施于五色,有虞氏岂无所用其心哉?……世间丝、麻、裘、褐皆具素质,而使殊颜异色得以尚焉,谓造物不劳心者,吾不信也。”意思是说,天空中的云霞有着七彩各异的颜色,大地上的花叶也是异彩纷呈。上古的圣人遵循的提示,按照五彩的颜色将衣服染成青、黄、赤、白、黑五种颜色,……世界上的丝、麻、皮和粗布都是素的底色,因而才能染上各种颜色,由此可见中造物主心思。

                         


◆ ◆ 


自2004年广美服装系毕业之后,何慧燕一直是国内一家服装品牌的设计师,一做就是十年之久。那时候做品牌,操作模式都比较单一——先看国际的各大服装市场,然后整合资源,再去韩国、日本、欧洲等地去买板,之后由设计总监再根据所谓的流行趋势整一个大概的方向,设计师按着这个大概方向去开发。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能开发两百多个款,之后就和客户开订货会。这种模式走了几年之后,何慧燕发现这样的状态并不能够使自己满足,反而很空虚。“我不断地做产品,可这些东西在下一季就被推翻。永远都是在被赶着走,越做越不知道自己设计这么多东西究竟是要干嘛。特别是再遇到整体的服装市场都低迷的时候,2013年都比较明显了,2015年都有很多服装品牌倒闭,商品的雷同性太强,太容易被淘汰。


9466fb8fc3fc9215.jpg

▲   与先生饮茶是生活必需品。


f82bf898956cfc3a.jpg

▲   何慧燕说,每次来家里的客人,先生都会请他们坐泡茶位。


2013年,她开始反思自己的职业,至于心性,她说是先生熏陶了自己。何女士的先生从2010年从动漫行业停下来,全心投入研究甲骨文,他的状态使妻子感受到,自己需要沉淀一下。做时装,不断在被别人赶着走,内容不断被推翻,每天加班加点做出来的东西,可能好卖一下,但很容易就变库存,这样的现状很难使自己找到成就感。


cf19faccef2323cc.jpg

▲   在二楼长桌上研究织染技法。


af7cbf513f8399dd.jpg

▲   开发女装前,也需要大量的准备。


40cdf8a7108b2398.jpg

▲   何慧燕看了许多关于少数民族织染的书,它们是她的灵感来源。


◆ ◆ 


2014年,何慧燕彻底结束了品牌设计这份工。“刚停下来的时候,其实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是想停下来,好好想想。以前我还觉得可以一边工作一边找方向,可是当身处于那个漩涡中时,才发现自己根本跳不出来。” 因此她决定“清零”,先做男装。这个出发点很简单,就是“先让她先生有衣服穿”。先生一直和她讲“中国人应该穿什么样?”虽然这个问题涵盖的面比较大,但是何慧燕觉得自己可以先从某个形象出发,思考像她先生这种喜爱中国文化的男人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53681f548e4e5498.jpg

▲   先生总是能够给何慧燕很多指导。


我做男装设计是从零开始,毕竟以前是做女装出身,另外和以前不同是,男装的版型、用料也是全新的。不过当第一件衣服做出来的时候,先生穿着很是喜爱。现在,他的衣服都是我做的。就连身边的很多朋友,他们的衣服也是出自我手。


742467eb5b6e5aa9.jpg

▲   男士的成衣摆满了衣架。


8cebccbdc98fb050.jpg

▲   在黄埔村的皮包店,何慧燕的植物染围巾是畅销品。她和朋友们经常讨论开发产品,将多种元素结合起来。


◆ ◆ 


生活节奏就这样慢了下来,何慧燕夫妇开始爱上了耕作,不仅是在院子里种花种菜种菜,还在黄埔村租了两片地,一片先生种稻田,一片她种蔬菜。在这个种植的过程中,一次偶然的阅读,何慧燕发现了植物染。出于好奇,她开始根据书里的记载去药店买药材动手染布,一开始也经常失败。为了掌握更多的技艺,还跟着一个安徽的姑娘学习植物染技法。学了基本的方法之后,她便回到家,从做女性喜欢的配饰——围巾入手。“我先生也很支持我,他说做这个东西最起码是和我目前的生活状态是和谐的。植物染很个磨人心性的活,熬煮植物溶液、配色、染布、再固色,每一块布料都得经历这样的过程。我倒是很享受这个过程,劳碌并快乐着。


56337a74abacb097.jpg

▲   何慧燕和先生一起去田里,由于之前出去云游了半个多月,田里有些荒废了。


0e8540a604499fac.jpg

▲    先生在一旁帮手。


b173fbe120fba407.jpg

▲   这片田种满了蕃薯。


何慧燕家里的院子是她的工作基地,这间小院也有着悠久的历史,若说起和房屋主人的机缘,又会是另一个故事了。自从做植物染研究后,染布、晾晒等过程都在院子里完成。由于染好的围巾不能够直接暴晒,光线不仅会伤害到布料,更重要的是会影响颜色的稳定,因此树荫是对晾晒着的植物染围巾最好的保护。


4cafe49e308c0637.jpg

▲   院子里种有很多果树,芒果树、黄皮树……待它们成熟之后,又是另一番美景了。


e2b407bdbdaaf102.jpg

▲   二楼的晾台被装饰得古色古香。


f2f7fd8071fec4d9.jpg

▲   小院的盒子里种植着蔬菜。


889c92188618867a.jpg

▲  豆角爬上了竹篱笆。


2ddcda81e4e0a59a.jpg

▲   池塘里养着鱼,悠然自得。


研究植物染就得追根溯源,何慧燕选择从古代的书籍中寻找灵感。根据记载,在中国清朝,植物能够染出的色能够达到六七百种,每种颜色都有对应的名字,比如牙白、绯红、青碧。但植物染中稳定性好的、易上色的植物不超过十种。她发现很多人染色是为了得出那个色而去“熬汤”,这个方法虽然也操作过,但会出现一个问题,这样得出的颜色很容易脏。于是在染的过程中,她便开始思考,这种方向是对的吗?后来何慧燕看了《天工开物》,学习了里面记载了古法套色。植物染中很难找到染绿色的植物,为了得出这个颜色,她就应用了这种方法。不同比例的黄色套不同比例的蓝色,或者不同植物染的黄色套蓝色,这些都能得到不同的绿色。


2b93a8877177aece.jpg

▲   中药黄柏是常见的染色植物。


ba3866b2b7572ab0.jpg

▲   苏木。


1feb3b1d8a1a377d.jpg

▲   放在置物架上的植物染原料。


dbb3414b830cc705.jpg

▲   正在煮的原料。


为了找到更多的染色方法,何慧燕和先生还专门去少数民族聚居地学习,这个过程就像挖宝一样。他们去凤山,那里漫山遍野都是能够染色的植物,少数民族的先天条件非常优越,还有非常宝贵的布染经验以及各种美感的织物。但是,存在一个问题,他们不会去很好地利用那些条件,只是按照祖辈传下来的去做,不敢尝试。我希望他们能够将自己的东西带进现代社会,植物染不应该仅仅作为一个卖点,它也可以成为为都市生活添彩的东西。这是中国积淀下来的财富,需要传承。传承不是说就是按照古法做出来自己留着,而是得让它们走出来那种闭塞的状态。我做植物染,做这些美的东西有一个出发点,就是它们会容易被人们接受、被使用,只有被使用了,它们的美才得以被知晓、被传播。”


a5302de695452f32.jpg

▲    染好的围巾。


我是一边研究一边做产品,一边分享。没有不能说的东西,毕竟这不是我的个人智慧,而是祖先的智慧。我希望更多人认识它们、了解它们,如果有兴趣还能学习它们。”现在,何女士也会开植物染体验课,学员在一两个小时内就能掌握这个技艺,也就是说,植物染的技法是简单的,每个人都能操作。很多学员还会带着孩子来,小朋友也能够在短时间内学会如何去染一条丝巾。当植物和空气发生反应,将颜色作用在织物上,这个神奇的过程会令人喜悦。如今,植物染有越来越多的人在推广,这是件好事。


fe4b908217c98829.jpg

▲   何慧燕在和学员做分享。


91d1cb93ef38c586.jpg

▲   学员研究染好的围巾。


9557dcb06fdfba1c.jpg

▲   何女士教小朋友染布的技法。


ae727ea8e10c69fa.jpg

▲   小朋友在何慧燕的指导下染色。


e7a012e2257be16c.jpg

▲    一起撑开染好的布,让染料充分和空气接触。


7ee44ab4d6585a2c.jpg

▲   小朋友对染布满是好奇。


等围巾的开发更成熟之后,何慧燕想继续研发女装。她自己明白,就是做的衣服一定先是自己喜欢的。很多朋友都为她着急,问她怎么不做推广。她觉得自己连做研究的时间都不够,得慢慢来。“以前赚几万块都觉得不够,现在做这些,虽然赚的不多,但是喜乐满足。”



-The  End-


摄影:南都记者 张志韬  采写:南都记者 慕蓉

编辑:慕蓉

6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感光度立场。
还可以输入14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