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16557
阅读

看看人家地下铁,那么美挤挤都值了(每周精选第10期)

Kathyyang     2016-03-05 17:51:22    图集模式

共青团站。艺术馆式的地铁站,站台的壁画以俄罗斯民族著名将领为主题。


社会高速发展,城市公共交通越来越便捷,地铁成为了大多数城市内人们通行的主要交通工具,更是通勤族上下班的最佳选择,因为地铁至少不会在交通早晚高峰期堵车。当你穿梭于广州各线路地铁,除了人多拥挤、站台装潢颜色的差异,还给你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呢?广州仔梁永康,毕业出来工作至今已有两年多,地铁也是他出行选择的交通工具之一,他觉得除了站内装潢的颜色不同外,广州的地铁站长的模样都差不多。一次,他在微博上看到了被公认为全球十大最美地铁之一的莫斯科地下铁,他决心要去亲眼鉴定这种最美有多美……



在旅行中增长见闻  从生活中发现惊喜

看到您去年在感光度上发表了好几篇旅行拍摄的作品,您是职业旅游摄影师吗?

梁永康:目前是广东安全生产杂志社的一名记者。在大学时喜欢上旅行,曾用做兼职和给一些杂志、报刊供稿积攒下的稿酬游历过几个国家。去年趁换工作的空隙完成了三个月穿越亚欧非的旅行,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有比较喜欢的摄影师吗?

梁永康:最早是在读高中时,我用利是钱和省下的午饭钱买了一台带320万像素摄像头的手机,当时觉得它那类似卡片相机的滑动打开摄像头盖的设计很酷。平时会拍一些广州城内的老街巷、建筑,生活小细节等。有段时间,在见识了外面世界震撼人心的景观后,对身边平常生活中的场景失去了按下快门的兴趣。之后,是某家报纸的城市笔记栏目编辑找我,希望我能拍一些类似René Maltête的带幽默感的街头照片,让我逐渐在熟悉的生活范围内发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有趣瞬间,现在几乎每天都会带上相机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晃悠一两个小时。我比较喜欢法国的René Maltête和美国的Steve McCurry,窃以为前者的街头摄影作品是对“决定性瞬间”的最好诠释,而后者在世界各国拍下的人文纪实照片极具观赏性和感染力。


马雅可夫斯基站。第一个三拱柱式车站,一个接一个的拱门使人产生空间上的迷幻感。据说马雅可夫斯基站可在战争期间用作防空洞和战地医院。


阿尔巴特站。洁白的拱形大厅灯火通明,把偌大的室内空间照得如白昼般明亮,阿尔巴特站不属于金碧辉煌一类,属于高贵纯洁一类。


基辅站。走进站台,浓浓的乌克兰味道扑面而来。大幅的壁画、华丽的石膏画框、以及精致的铸铁吊灯架,尽显古典华丽。


革命广场站。站台为门廊式结构,每一个门廊都设有雕像,形象包括有猎人、工人、学生、士兵、运动员等。


电气工厂站。1944年建成通车的电气工厂站,最吸引人眼球的除了两侧的大理石浮雕外,还有头顶上密密麻麻日光灯,这简直是针对密集恐惧症患者而设计的地铁站。



完成俄罗斯穿越之旅 遇见最美的地下铁

这组“莫斯科的地下铁”是您何时拍摄的?

梁永康:“莫斯科的地下铁”是去年11月份我在俄罗斯旅行时拍的。当时三个月的穿越亚欧非旅行分成两期。第一期,和女朋友一起游历了伊朗、亚美尼亚、卡拉巴赫、格鲁吉亚、土耳其、埃及共6个国家。第二期时,独自一人从俄罗斯最东面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沿着西伯利亚铁路一路向西穿越至莫斯科,完成了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穿越之旅。因为签证只有30天停留期,最后在莫斯科时,只逗留了短短的三天。这也是我第一次去莫斯科。


怎么会想到要拍莫斯科的地下铁呢?

梁永康:莫斯科作为俄罗斯的终极象征是绝不能错过的。就像来中国不能错过北京、去英国不可忽略伦敦、到巴西不能落下里约一样,莫斯科的红墙、圣瓦西里教堂以及克里姆林宫会满足你关于俄罗斯的所有想象。两年前,在微博上看到一组“全球十大最美地铁”的图片,莫斯科地下铁是我一眼相中的。想想除了颜色不一样外,基本是一个样子的广州地铁站台,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去一趟莫斯科,看看这些美得过分的地铁站台。


您是通过什么条件决定要拍摄哪个站台?

梁永康:莫斯科的地铁系统是全球第六大的地铁系统,巨大繁复如同一个地下迷宫,对于签证时间不够用的我来说,想要逐一游览显然不太现实。所以出发前,我做了部分功课,摘录一些自己认为具有艺术性、历史性和故事性的站点,再结合青旅老板的建议筛选游览。从俄罗斯回来后,我有看了David Burdeny拍摄的莫斯科地下铁的作品,很羡慕他能得到官方的许可拍出一组空无一人的莫斯科地下铁站的作品。画面干净又华丽,他镜头中的莫斯科地下铁更贴合“地下艺术宫殿”这一名号。


除了地下铁,还关注拍摄了关于莫斯科的其他题材吗?

梁永康:还去了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在外旅行,我经常会忍不住往墓园钻,墓园独特的宁静氛围以及承载着生与死的厚重感很吸引我。譬如我去过的,满布精致雕刻的古墓建筑的澳门旧西洋坟场;巧妙地将灵魂、文化与建筑艺术结合在一起的新圣女公墓。


白俄罗斯站。两边有带精美雕花的白色大理石座壁灯,顶上的八边形中绘有鲜明的图画。传说中莫斯科地铁失踪案的列车就是从白俄罗斯站开出。


胜利公园站。苏联末期开建,断断续续一共修了十几年。


新库兹涅茨基站。新库兹涅茨基站开通于战争期间。虽然修建期间遇到极大的困难,但仍然以超高品质建造出来。


麻雀山站。应该是莫斯科地铁系统中景观最好的站点了,站台就建在莫斯科河之上,与卢日尼基铁路桥共用一座桥,上层是公路,下层是地铁,节省资源的同时又可以欣赏美景。


切尔基佐沃站。头顶上银灰色的内弯、内藏式照明、无比空旷的站台,为乘客带来强烈视觉冲击。



一座城 一些人 一些事

在莫斯科,有遇到一些有趣的人或事?让您感受比较深的地方是什么?

梁永康:最后一天,我在青旅等机场大巴时,旅店只有我和老板两人。我把包里的中国结送给了他(在外旅行时,我都会随手带些小礼物,以感谢旅途上曾经给予过我帮助的人),他收到之后开心得不得了,还教我他自创的小魔术。很多人都说俄罗斯人冷漠冷淡,他们看上去亦确实如此,但一旦你主动迈出第一步,试着打破隔膜和他们聊天,他们就会以十分的热情地回应你,即使他们不懂英语,也会想尽办法和你交流。

在莫斯科乃至整个俄罗斯旅行,令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他们的秩序。演出进场时、买票时、上下车时,人们都井然有序地排队,安静地等待着。俄罗斯人良好的行车习惯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行人在斑马线或无交通灯的街口横过马路时,两边的汽车远远就会降速行驶,停车让行人先过,后面的汽车也耐心等着。我在青旅认识一位本地大学生,他说过马路时他从不往来车方向看,就直直踏出马路。


莫斯科是一座让您会想再去一次的城市吗?

梁永康:从符拉迪沃斯托克一路走来,我认识的几乎所有背包客都告诉我莫斯科比圣彼得堡无趣得多,在这里留一天就够了。开始我是不太相信,但呆了两天之后也渐渐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说。圣彼得堡有一种古典的浪漫气质,而莫斯科则和大部分大都市一样,繁忙、杂乱、庞大、物价高,的确不那么讨喜。特意再去一次莫斯科,应该不会了,有机会或者顺道的话也无妨,毕竟还是想补全心中那个最美地铁的站线路图。


列宁图书馆站。俄国历史上第一个明挖拱顶地铁站,即使站台空间不大,但照样能让人感到宽敞舒适。


契卡洛夫站。弧形的门廊和檐口与方形的地板形成强烈反差,站台的科幻感十足。


新科西诺站。站台上的LED射灯往上打光,照到银白色的金属板上再反射回来,极具科技感。据说在车站开张当天,总统普京还专门乘坐直升机前来捧场。


门捷列夫站。站台上抽象的晶体结构吊灯,容易令人联想起化学家门捷列夫和他的元素周期表。


斯拉夫人林荫道站。古文字体书写的站名、从椅子上伸展出来的藤蔓式落地灯,仿佛令人置身于魔幻世界之中。


特洛帕廖沃站车站。站外是森林公园,于是设计师便将公园里的树“移”到站台上。



摄影:梁永康(昵称Kenleung)

编辑:杨赠玉


310